无曦

无零妖

      桃源山一个幽静的深渊中有一个冰棺,冰棺中的人缓缓的睁开了血红的眼睛,口中吐出俩个字——穷奇。
  桃源镇辣不辣饺子馆中正在洗碗的老板娘突然停了下来,抬头看看天空,来了一句,“他回来了。”
  “棒槌,起来了。”千钧对着睡成死猪的辗迟到。
  “死千钧,起开,我还要睡呢。”辗迟毫不犹豫的说。
  “再不起来,我可就不客气了”
  可爱的辗迟小盆友翻了个身,没有理会他。于是乎,千钧直接将他拖下了床,走了……
  到了扶桑广场后,辗迟准时醒了。
  “辰月,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呀”
  “不知道,是钟葵老……,对是统领让我们来这的。”
  自上次无极之渊的战斗中,破阵统领牺牲自己与穹奇同归于尽后不久,钟葵老师被选上了统领,如今,已是半年以后。
  “是这样啊,嘿嘿嘿嘿……”辗迟挠了挠头傻笑到。
  “棒槌,昨天钟葵统领都说了,让我们今天来扶桑广场,有重要的事要宣布,看来你是真成棒槌了。”千钧抱臂,在旁边不咸不谈的说。
  “诶诶诶,千钧我说你……”
  “咳咳,明天是玖宫岭建立500周年,我希望众位可以布置好各殿,材料已经分发给镇殿使了,散了吧。”
  “是。”
  回去的路上。
  “辰月,你说,为什么以前就没有这些事呀。”
  “辗迟,这叫祭奠,5年一小祭,10年一大祭。”
  “哦——,原来如此,辰月你懂的真多,哈哈哈……”
  千钧看着辗迟,半天才吐出一句话“棒槌。”
说完这句话便摇着头走了。
  “诶,千钧,你什么意思?!你给我站住”
  辰月看着他俩远去的背影,笑了,这样一辈子,该有多好啊。
  中午。
  “起来了,该布置炽天殿了。”千钧依旧肩负叫醒辗迟的重任。
  “哦,知道了。”辗迟揉了揉眼睛,坐了起来。
  这小子这次倒没反抗,不对劲。千钧看着辗迟心想。辗迟伸了个懒腰,跟着千钧走了。
  “辗迟,千钧,就等你们了。”远处的辰月向他们挥挥手,笑道。而辗迟依旧是懒散散的跟在千钧后面。
  弋痕夕严肃的站在他们面前,说“这件事情是很严肃的,你们要认真对待”
  “是,弋痕夕老师。”
  “弋痕夕老师,我们要怎么布置呀?”辗迟说。
  “这是东西,你们自己随便吧”弋痕夕说着,便离开了。
  “啊?”
  “棒槌,开始布置了。”千钧敲着辗迟的脑袋说。
  “可……算了,既然是随便布置,那就看我大展身手吧。哈哈哈哈……”说完这句话,辗迟就边傻笑边开始布置了。
  4个时辰过去了……
  在辗迟“精心”布置与辰月和千钧无可奈何的改正下,炽天殿焕然一新。
  “我们去游不动他们那儿看看去吧?”
  还不等辰月和千钧答应,辗迟就自顾自的走了。
  朱天殿内。
  “碧婷,把包子还给我吧。
  “不行。”
  “游不动,碧婷,归海。”辗迟边跑边招手说。
  “辗迟!”游不动一听这声,就飞奔过去,给了辗迟一个热烈的拥抱。
  “咳咳咳咳……”辗迟在这热烈的拥抱下,咳嗽了起来。
  “游,不,动!你不是知道辗迟有内伤,你还这样抱他,你是不是想他早点死,千钧别和他一般见识。”花痴女碧婷怒吼道。
  内伤这件事是在无极之渊的大战后出现的,许是因为穷奇进入了他体内,本来医护人员说,喝枸杞水,生姜红糖水1个多月就好了,谁想这都半年多了,还是没好,所以辗迟的脸老是惨白的。
  “咳咳,没,没事。”可怜的辗迟气若游丝的说。
  “千钧,你看我们布置的。”碧婷向千钧越来越近。
  千钧看看这红中透绿的朱天殿慢慢往后退。
  “棒槌,走了”千钧拉着辗迟的后领子就走。
  “诶诶,游不动,我们明天见!!!”
  “千钧。”碧婷伸出了尔康之手。
  “碧婷,走了”没有存在感的归海转身就走。“
  “碧婷快点。”
  “来了。”
  明天等着他们的是什么呢?